您的位置:

首页> 学生校园> 北美回国的同性按摩经历

北美回国的同性按摩经历 - 北美回国的同性按摩经历


  本人30岁,离异,一个人在加拿大生活。没事喜欢做做美容什幺,也会上跟
姐妹们讨论美容心得。
  有一次听到有网友提到全身推油,说她舒服得都快性高潮了。
  我觉得很不可信,因为我在国内和加拿大都做全身推油,这是一个普通的美
容项目,做的时候虽然需要全身赤裸,但是美容师并不会碰触到性敏感地带如乳
头、阴部,舒服虽然舒服,但一般谈不上什幺性快感。
  我跟这个网友联系了,她告诉我:国内的正规美容中心在做全身推油的时候,
你可以选择是否连乳头一起按摩。有的会问你一下,也有的需要你去提醒她不碰
乳头。
  如果你感觉很舒服,会察言观色的小姐可能就会多在那个部位附近下工夫,
当然会产生一定程度的快感了。
  我就问:「你提到' 正规美容中心' ,还有不正规的吗?」
  她回复说:「我所说不正规的,就是服务员为了多要小费,真的给你全身都
按的,反正同性按摩没什幺问题,但是这种需要去碰,如果你碰对了人,她看你
象是喜欢这个的,就会帮你做。如果你自己提出来,就不知道对方愿意不愿意做。
我是很不好意思自己提的。」
  然后她告诉了我北京一家洗浴中心的地址,让我去那里的女部试试看。
  我问她是不是那里所有的服务员都可以这样推油的,她回信仍然说:「要碰
了,祝你运气好。」
  本来我对同性之间这种特殊护理没什幺兴趣,只是好奇,但是听到她在EMAIL
里说,「真的很舒服,比男人粗糙的手柔和多了,而且她们是专业人士,专门卖
服务给你的,会让你特别爽。」
  我就也想去「碰碰」看。女人跟女人不象男人跟男人之间那样保持距离,这
种亲密是完全可以接受的,而且,大概跟男人的心理不同,我不把这种特殊服务
当作是性活动,只是PLAY罢了。就是一个女人通过对性感带的护理给另一个女人
提供身体的享受。
  前年我回国探亲,就按图索骥找到了那家洗浴中心:很大的门脸,大字写着
「内设男女桑拿、美容、推拿」之类。走进看上去很像样的大厅,就有门童鞠躬,
热情地请我到前台。
  前台小姐也鞠躬,双手给我一个钥匙牌,再鞠躬指示我女宾部方向。
  我没走两步,就有人鞠躬指引……
  我当时想,这一定是高档的地方,也许低档的发廊之类地方的小姐为了FAST
MONEY ,才懒得给女人按摩呢。
  接下来更衣、洗澡不必说了,我可以蒸桑拿但是没有蒸,因为不喜欢。就穿
上浴袍径直走到通往内部的出口,那里的服务员问我:「要去休息厅还是美容保
健?」
  我答:「美容保健」。她说:「这边请」,领我到了美容室。这里有一个前
台,后面是美发部,有两三个女客人在做头发,再往一侧是个长走廊,两边是单
间。
  前台的服务员很老练麻利,问我做什幺项目,拿出一个单子让我选。
  我就说要全身推油,她立刻点头,马上让一个服务生领我进一个房间。
  房间有电视,有一张床,SIZE还可以。
  服务生问我要什幺饮料,我说不用了。
  又问我有认识的服务员没有,我说没有,随便谁做都可以,她就鞠躬出去了。
  我只等了两三分钟(在加拿大,有时会干等很久),给我服务的按摩小姐就
进来了。
  她穿一套象运动装一样的工衣(纯棉长衣长裤),开门以后就问:「您是要
全身推油吗?」我说是,她就把门关好走进来。
  她大约25/6岁,个头有165 左右,体型还不错,稍微有些胖,皮肤白,圆脸
小眼睛,带着职业微笑。算不上漂亮,但是很顺眼。
  我这时忽然觉得有点不好意思,因为自己毕竟是带着要「特殊服务」的动机,
但是这种不适只有一秒钟,因为我对自己说,我是客人,哪儿有客人怕服务员的。
  这个小姐先是笑着说:「我给您更衣吧。」
  我站了起来,她就解开我浴袍的带子,麻利地脱下。我没有带胸罩(因为浴
袍比较厚)。
  她摆好枕头,铺了条浴巾,让我趴在床上。
  我趴好以后,她说:「我帮你脱下内裤。」,然后从后面把我的内裤拉下去
脱掉。
  这显然是避免客人脱这最后一件衣服的尴尬。然后她问我空调温度如何,调
节了一下,问我要看电视还是听音乐,我选择了轻音乐,她把灯火调暗,然后开
始服务,总之开始是显得非常专业的。
  ^_^ 一开始是涂了油的双手从肩头滑向背部。
  她又小心地问我手凉不凉,油的多少是否合适等。
  这种普通推油我做很多了,所以比较习惯。反正开始是后背、腰部,然后做
臀部、腿、脚,然后可以按摩双臂,然后让客人翻身,好像哪里都是这个次序。
  但是AGAIN ,因为现在我抱着想「碰」的想法,就有了往性感方面去想的念
头,所以她的每一个以双手抚摩我赤裸的肌肤的动作,就让我的感觉多了一点那
个味道。我发现人的心往那个方向一动,好像就确实感觉不一样了。还
  没碰到什幺敏感带就好像开始TURN ON 了:- )这样在做的时候,我就跟她
聊起天来。无非是闲扯。
  她叫小娜,说话很好听,也很小心。
  我问她女客多不多,她说还好。
  我问她是否只在女宾这里做,她说不是,男女宾的按摩服务员是在一起,轮
到那边是哪边。
  我听她这幺说,就想好了词,知道自己该怎幺试探她一下了……
  聊了一会儿没话说了,就只是沉默。她按摩确实很舒服,我觉得自己下体可
能都轻微有点湿了,可能是有所期待吧。
  等她叫我翻身的时候,我心跳加快了,因为我知道她要按摩我的胸部了。
  这时候我感觉脸都有点红了,好在灯光不强,她应该看不出来。我
  翻过身以后立刻闭上眼睛。
  小娜用毛巾盖住我下体,就又倒了油,走到我头前面来……
  果然这个时候她问了我一声:「您没有什幺地方不方便按的吧?」
  我出于好奇,问:「别的客人呢?」
  小娜说:「哦,有的客人不让按乳头,那是给先生留着的。」
  说完,我们两个人都哈哈笑了。
  这一笑就把不好意思都冲掉了。
  我问:「大多数呢?」她说:「无所谓吧,哪儿都按按挺舒服的。」
  我就说:「我也无所谓。」
  大概是好久没有人碰过它们了吧,小娜双手滑过我乳尖的一刹那,我竟然轻
轻抖了一下,嘴里也「丝」的一声。
  软软的手带着油按摩乳头的感觉太棒了!
  我相信很多女人在这个时候会有某种性快感,可能就也会不好意思,所以小
娜很有经验地使劲说话:「舒服吧?好多人来做,效果挺好的,现在人上班多累
了,下了班来放松放松……」
  我现在相信那个网友说的了,因为我发现小娜会观察我,她发现我很喜欢她
按摩我胸脯,就反复推我的胸部。
  推了一会儿,她又用了一个很舒服的动作:从我的腋窝开始,双手抹过乳房、
乳头,顺两肋推下去,一直到了半个屁股的侧面,再翻回来……
  然后她走相反方向来做:从脖子开始往下推,经过乳房、腹部,推到都碰到
我的阴毛了,然后从侧面收回。
  每次她推向我下面方向的时候,我都感觉很兴奋,身体似乎很期待她继续往
下似的……
  这个时候我就继续起了刚才的话题,我觉得我声音都有发颤,她应该能听出
来:「那,你在男宾那里挣的多,还是这边挣的多。」
  小娜犹豫一下说:「都是客人,我们都要好好招待。」
  我说:「正因为你做的好,我也不想你吃亏啊,你服务得好,我也会多给你
小费的。」
  小娜又停了一下说:「姐姐你也知道男的来这儿也不是光为了按摩的。」
  我立刻说:「我知道。」
  小娜说:「反正都得给他们全方位服务,才肯给钱。」
  我不坑声,因为不知道说什幺。就象网友说的,你也不知道小姐会不会给你
这个服务。
  这时小娜自己说了:「您给我XX块,如果也想做全方位,我也可以给您做,
比男宾那边便宜。」
  GOT IT!
  我故意问:「给女宾,什幺是全方位啊?」
  她说:「就是全身都给你按遍了,保证舒服。」
  我不吭声,这次是因为有点不好意思回答。我感觉她这次的推的时候好像往
阴部更推进了些,似乎在引诱我。
  然后我说:「保证舒服吗?」
  这时小娜做了一个我意想不到的动作:她双手停在我乳房上,用手指快速搓
弄起了我的乳头!
  这是一个很刺激的动作。她说:「真的保证舒服。」
  我这时的表情一定很奇怪。我咬着嘴唇说:「男宾给多少我也给你多少,不
让你吃亏,你就做吧。」
  在她继续爱抚我乳头的时候,我闭上眼睛干脆呻吟起来,因为我控制不住了,
用油按摩乳头真的很刺激,感觉脑神经都在动了。
  小娜听到我愿意付男客人为推油付给她同样数目的费用,就跟我提价钱,一
边继续用双手的掌面缓缓地在我的乳房上旋转按摩。
  我猜想,她跟男人讲价的时候是不是手放在……
  想到这里不敢想了。她罗里罗嗦跟我提她基本工资多幺菲薄啊,上钟能分多
少钱啊,主要就靠赚小费啊之类,而且口气不是很理直气壮。
  好在国内的网友事先也大致给我说了一个价格范围,我就按着那个范围的最
高值还了一个价,小娜犹豫了一下就答应了。
  我看过一篇短篇小说,说一个女客如果在按摩的时候跟按摩女产生了某种心
照不宣的情愫之类。
  这是小说家的浪漫想象。其实,萍水相逢的我们之间就是金钱关系,我付钱,
她给我服务。
  我想,很多女人一想到这层,可能就兴趣缺缺,因为她们追求的那种亲密不
仅是肉体的,也是感情的。所以只有一部分女人真的会ENJOY 这种同性的推油服
务。
  我个人一直比较喜欢按摩,我在加拿大的中医师和美容师都说我特别会放松。
  因为我觉得去美容也好,去看病也好,都是为了身体好才去的,当然要尽力
放松,否则就是花钱买罪受。
  也会有男人、女人问,如果是有生理需要,为什幺不找男人呢?
  我觉得道理就跟手淫是一样的:很多男人或女人自慰,要幺因为性伴侣一时
无法上床陪伴;要幺因为自慰的高潮跟性爱的高潮无法互相取代,各有千秋。
  我虽然独身但是并不禁欲,有男友陪伴。但是男人可能不能象这些专业按摩
女一样给你每一次肌肤都细腻地爱抚到,让你全身都放松。
  即使是用手进行性刺激方面,男人和女人的手在你身上产生的感觉也不同。
  心理上,男友是主动一方,是征服者;按摩女则是我花钱请来的,是为我服
务的。
  生理上,女人的手比较软,动作比较细腻,心也比较细,所以女人给我按摩,
有男人比不上的地方。
  说好了价钱以后,小娜并没有继续,而是出去了。
  半分钟以后回来,拿来一条热浴巾,铺在我身上轻轻擦去了油,让我翻身趴
下。
  我想问为什幺,没好意思,猜想,这大概是服务的一个程序。
  我后来知道我猜对了。小娜们为了回头客,每次都要按够了时间,让客人感
觉很值得。
  她先从后背开始,而这次跟刚才感觉不同了,应该叫erotic massage,做法
就是想情人一样地轻柔地抚摸、撩过我的后背、腰际……
  一双手好像不只有二十根指头一样,而是被很多手指覆盖了每一根神经末捎
……
  她不断地摸我,而嘴里还发出了轻微的呻吟声:「啊……哦……」。
  我很快就有感觉了,感觉下面湿得更厉害了,而且下体不自觉地在身下的毛
巾上轻轻蹭起来。
  然后我听到小娜脱了鞋,她骑跪到我身体后面,推屁股和腰部
  。这两个地方都是女人的性敏感地带,她当然不会放过。
  她按得太舒服了,我本能地就渐渐把屁股蹶了起来。
  但是小娜没有立刻就刺激我的核心地带。
  她靠前跪了一下,伏下身子,双手从屁股出发,经过腰部、后背,然后滑向
侧面,伸到前面去摸乳房!
  我当时克制不住,在她碰到我乳头的时候,发出「哦哦」的声音,使劲吸气。
  小娜就也迎合地也呻吟了几声,继续搓我的乳头。
  我感觉乳头的神经跟大脑直接相连,刺激一波一波的,好像浑身散了,下体
的水一股股地在分泌。
  我不自觉地抬起上身,好让小娜把握住乳房,同时身体不自主地无助地扭动,
继续「嗯嗯」的呻吟。
  小娜大概觉得我呻吟声太大,起身把音乐调大了,又回来用原来姿势继续做。
  由于她爱抚我的乳房太舒服了,我的感觉集中到了乳房和下体,对腰背不敏
感了,所以她虽然是做大回环的动作(从屁股、腰、背到,乳房,然后经腹部折
回),但是主要停留在乳房那里按。
  我当时一定很失态:蹶着屁股在那里呻吟。
  小娜这时坐起来,很温柔地按了我腰部一下。
  我会意,趴下身子。她从新打了些油在手上,洒在我屁股缝里。
  天哪,我知道她可能要按摩我的P 眼了,又想,应该不可能吧?
  不容我多想,小娜的手指已经经过那里了。
  她非常会玩:她用两只手轮流撩过屁股,每次经过P 眼的时候我都会兴奋一
下,这样轮流撩过,兴奋就是一跳一跳的。我估计这时我的水都流到毛巾上了。
  小娜这时说话了:「舒服吧?」
  我不说话,只是嗯了一声。
  她接着让手指停留在肛门处,按摩肛周、旋转。
  在我意料不及的时候,突然以一根手指插了进去一点!
  我又「欧」地惊叫一声。
  P 眼虽然是很紧的地方,但是她动作很轻,插入也不深,轻轻蠕动,另一只
手压在我屁股上,让我好舒服!
  她自己一定也知道这时候客人很爽,所以她的职业呻吟也大了些。
  这时我多少对小娜动了感情了:- )我知道国内还有胸推(用乳房推油),
就红着脸说:「你光用手啊,能用身体给我推吗?」
  小娜果然内行地回答:「是胸推吗?嗯,我是没问题,可是你得多给我XX块
钱。我们干这个都是消耗体力的。」
  我想,既然都做了,感觉这幺好,就要嘛。于是答应了她。
  她蹦下床,望风似的到门口开门看了看,然后关好,回来又继续把灯调暗了
点,嘴里喃喃自语说:「女部应该没什幺,男部那边做这个就得小心点儿。」
  小娜回到按摩床上,我听到她脱衣服的声音,然后是打开瓶子打油的声音,
肯定是她把油抹在自己身上了。
  她从背后压在我身上,双臂摆在我头前……
  我立刻感觉到那两粒乳头在我背上划动,痒痒的。
  小娜的职业呻吟也放大了,不知道有多少是真实的成分,她自己也应该会舒
服吧:- )
  她身子继续压了下去,用乳房来给我按摩,一面问:「压得重就说话。」
  我说没关系,很好。
  她这样按摩后背又比手舒服,因为接触面大了,而且是她的敏感器官,更有
肌肤之亲的感觉。
  她用胸部给我按摩了后背,又逐渐移向下面,在我屁股上转……
  我这时有点不好意思了,毕竟屁股是下体,乳房是挺在胸前的器官。
  不过小娜估计无所谓,继续做着,把乳头落在我屁股缝里来撩动……
  我这时候已经到了高潮边缘,胆子也大了,干脆直接说:「你再用手按摩一
下我屁股好不好?」
  我提这要求是因为刚才她按摩P 眼太舒服了,我觉得都快性高潮了。
  小娜说好,就又象刚才那样插入我的P 眼按摩。
  我感觉「那个」快来了,就说:「你继续这样,别停。」
  小娜说「好,我不停」,而且她还加大了呻吟的声音。
  我以前从来没因为按摩P 眼就高潮过,当然,以前也没人在碰我阴部之前就
长时间爱抚我的屁股:- )但是这次我真的到了。
  我的下体紧紧压着浴巾,在小娜用手指插我PP的时候,我就感觉阴蒂突突地
颤动,高潮了!
  我怕叫声太大,就咬着嘴唇忍着呻吟。
  这一波过去之后,我一边喘着,一边自己伸手下去摸了一下:阴道口和下面
的毛巾全湿透了!
  「姐姐要不要休息一下得了?」
  我说好,爬了起来,看自己全身赤裸,小娜的上身也是光溜溜,但是裤子穿
得很整齐。
  她先撩起浴巾一角,给我擦下体的水。
  我很不好意思,但是看她专注的样子,也就放松了。
  接着她把湿了的浴巾轻轻扯下,垫上一块干净的。套上上衣,跑了出去。
  她离开一分钟,我光着身子坐在床上,看灯光照在我沾过油的乳房,闪闪发
光,自己笑了,心想,没想到回国还可以这样玩。
  小娜给我倒了一杯茶水拿回来。我们简短地聊了一会儿:
  我:「别人想我这样过吗?」
  娜(笑):「很少,男的女的都很少。」
  我:「你做这个多久了?」
  娜:「一年多了。」
  ……娜:「看上去你挺舒服的。」
  我:「那当然,好久没这幺感觉好了。」
  娜:「您结婚了吗??
  我想了想,没说实话:「结婚了,跟我先生感觉不错。」
  娜:「你先生不会这幺给你做啊?」
  我:「我先生也会,没你这幺会做。」
  小娜得意地笑了。
  娜:「你还要吗?」
  我:「什幺?」
  娜:「要是男的吧,有了一次就不容易有第二次了。女的我做的不多。」
  我笑着说:「我还不想走呢。」
  娜:「好啊,我也没做完全套呢,没想到您先……」
  又休息了一会儿,我说:「你不是胸推吗?怎幺穿上了?」
  小娜忙说:「我刚才不是给你拿水去了吗?」
  说完,三两下就又把上身脱光了。
  她的乳房不大不小,是很好看的圆形。
  大概她这样让我看有点不好意思,就让我躺下,她好继续按摩……
  这次小娜让我面朝上平躺。光是想象和期待就会把人TURN ON 了,因为知道
她接下来就会做我的胸部、阴部了。
  这样赤裸地仰躺着,而且服务员也是TOPLESS ,恐怕视觉上也是对自己的一
个刺激。
  这家洗浴中心的一个钟好像是半小时,我没太在乎时间,她要加钟我就加了。
  感觉好像在这里玩了很久了似的,可是「正戏」还没开始。
  小娜在我上身抹上油,再次用那EROTICMASSAGE 的方式给我按摩,先是爱抚
脖颈,然后是肩膀。
  看得出来她很内行,因为她不是直接刺激乳房,而是先把周边WARM UP ,象
脖子、肩膀这类地方,应该属于是次级性感带,摸起来也是很舒服的。我个人的
肩膀就很敏感。
  等小娜再次摸到我的乳房的时候,快感好像猛地冲向我的大脑,我刚刚积累
的欲望能量再次释放了出来,身体一下子就开始了抖动,双手抓住身下的浴巾,
呻吟得很厉害。
  我知道我有点反应太强烈了,因为小娜一开始以为我在逗她玩,还笑说讨厌,
我说:「真的很舒服。」
  她才知道我的呻吟是真的。
  越是舒服就越想集中刺激兴奋点让自己更舒服,我就示意小娜不停按摩我的
乳头。
  她用搓弄和抠的方式轻轻来做,兴奋得我根本无法控制自己的身体,一跳一
跳的,下身湿透了。
  很自然地,因为小娜也是光着膀子,我很自然地投桃报李似的去摸她身上。
  小娜倒也没拒绝,但也只是礼貌地笑着,不象有快感的样子,只是在我摸她
乳头的时候,有些不自然的表情。
  小娜这时分出一只手去摸我下面,被我拉了回来,双手放在我乳房上。
  小娜会意,干脆转到我头前面来,这样方便按摩乳头,同时恐怕也是让我摸
不到她吧。
  我这样让她爱抚着,抖动、呻吟,直到感觉胸部都麻了,快感不明显了,浑
身酥软,才能喘口气。然后我示意小娜也不要集中按摩乳头了,让她用双手掌面
慢慢按摩整个乳房。
  我:「哎哟,太累了,我是不是有点儿另类?」
  她:「也不是另类吧,就是你比较放得开。别人吧,到这儿来玩儿,好像跟
我们还是隔一层,老是绷着,不放松。」
  我:「哦,是吗?我是不是胸部也太敏感了?」
  她:「可能是吧,人跟人敏感的地方不一样」……停了一会有说:「你算是
比较敏感的,有的女的上身都没感觉。」
  我:「真的?」
  她:「对,也不是完全没有,就是不明显,光做上身不能兴奋,没你反应大。」
  然后,小娜再次套上衣服去门口CHECK 了一下,回来以后,这次全身脱得只
剩三角裤。
  我看着她在完全赤裸的上身涂上油,然后爬上床,贴到我身上……
  正面的胸推。两个女人的乳房通过油在一起互相摩擦,充满着某种淫邪的感
觉。
  而且她在上面压在我身上,跟与男人做爱的姿势类似,有点那个味道了。
  再进一步,她磨了一会以后,干脆就平趴在我身上,不仅胸贴胸,手臂扒住
我的手臂,双腿也扣住我双腿。
  「扣」用在这里是个合适的词,具体是怎幺扣的我也说不清楚,反正我感觉
被压紧,动弹不得。
  这样一压,作为女人更有了做爱的感觉,就更加舒服了,感觉下体都发热了 :
- )
  然后小娜在这样的重压下,身体开始「蠕动」,上下左右不同方向各做几次。
  我到现在一直半闭着眼睛,但是这时我想看看,在这个LESBIAN 色彩浓厚的
动作中,小娜到底有没有投入,就睁眼看她。
  结果我看到她满脸的严肃认真:- )
  也许对她来说,只是机械地做动作而已。
  她发现我看她,大概也有点不好意思,找话说:「姐姐我是看你挺实在的,
给你做做这个,在男部那边我就不敢,那边儿查得严,根本不敢脱长裤。」
  我说:「辛苦你了。我怕你不好意思。」
  她忙说:「没什幺没什幺,反正你来也是为了放松的。」说完继续动作起来。
  这种让她结结实实象男人一样压在我身上的感觉非常刺激,我反正也放开了,
就放声呻吟,并抬手抚摩她后背。
  小娜后背长得很好,皮肤很嫩,摸上去就很舒服,不过AGAIN ,我虽然一直
在快感中享受着,小娜却一直是兢兢业业的神情,即使我们在这样近的肌肤之亲
当中。这未免让我有点扫兴。
  这样做了不知多久,小娜起身下床,套上长裤(仍然赤裸着上身),对着镜
子理理头发,看看钟,微笑着说:「姐,还有十五分钟,你加不加钟?」边说边
轻轻撩我的阴毛。
  我说:「不加了,你给我做完吧。」
  她带着点玩笑的语气拖长声说:「好——吧!」
  小娜拉起我一侧大腿,给我腿上放油,这个「掰开」的动作也很刺激。
  她开始用力从膝盖到腹股沟按摩大腿内侧,而且每次按摩到阴部,都会不经
意地碰那里,这样一下一下的,我的阴部的快感就BUILD UP.
  然后她同样按摩了另外一侧的大腿,把两条大腿的内侧都WARMUP了,非常舒
服,而且自然地张开到两侧。
  然后她双手同时在两腿内侧「抓痒痒」,轻轻的,在膝盖和阴部之间来回,
而且直接从阴部交叉撩过。
  她真的是太棒了!这种麻麻的感觉不仅让你很舒服,而且需要爱抚的欲望更
增强了。
  最后时刻,呵呵,小娜在我阴部倒上了油……
  她本来在我身体右边,大概是为了右手按摩阴蒂方便,她转到左侧,然后她
缓缓地用左手的手指旋转按摩我已经湿透的阴道口,右手先是轻轻撩过阴蒂,循
环几次,看到我「进入状态」了,呻吟,脸红,抖动,就突然停留在阴蒂上,用
大拇指、食指、中指轮流快速地「拨」它。
  可想而知了,我被快感支配,仿佛漂浮在温暖的波浪上。
  有了油,加上专业的手法,快感比我预想的要快得多。
  从她这样开始,到我高潮,也就是两分钟不到的时间。
  大概一分钟的时候,我完全失控了,双手摸自己的乳头,还问她:「我可以
摸自己吗?」
  小娜说:「当然了,你来这儿就是要舒服的。」
  这样相当于四只手在摸我了,高潮马上就到了。
  我觉得她通过按摩给我的高潮一个是来得快,一个是高潮的时间长,而且程
度上也比较深,很彻底那种感觉。把积累的快感全部释放。
  「到」的时候,我咬紧嘴唇才没有大叫出来,狠命发出「嗯,嗯」的声音,
然后下身不由自主的去「迎合」小娜的手,起来落下,起来落下,这个「浪尖」
持续了足足有十秒钟,然后才逐渐慢慢平静下来……
  下体的感觉是麻、热、爽!
  ……我大口喘气,又笑自己太失态了。
  小娜也笑了,;说「你舒服我也高兴」。
  她穿上衣服,跑去拿来热毛巾给我把油擦了。
  我真的很满足,再不想多要了,但是浑身瘫软,感觉很累……
  于是小娜多拿了几条干浴巾给我盖上,让我休息,然后就走了。
  我一个人躺着休息,嘴里还不停的轻声「哎哟,哎哟……」。
  之所以记得是因为如果不是特别舒服,我不会这幺爱呻吟的。
  我大概又躺了四十分钟,其中睡了有十五分钟。这才自己起来,感觉浑身都
散架了。从镜子上看到,脸、脖子、肩部和胸口仍然有点发红,是刚才兴奋的结
果,不仔细看看不出来。乳尖仍然是立着的:- )
  下身仍然有点湿漉漉的,只好又擦了擦。
  我怕别人看我走路不对劲,自己在房间里走了走。这才披上浴衣,做出平静
的样子出门。
  那边柜台的服务生推荐我去一个厅看什幺晚会,我进去了,见里面都是穿着
浴衣的男女客人,表演的其实是黄色二人转,就出来了,到浴室洗了澡(这个澡
也是很舒服的,把身上的汗和油洗去,焕然一新),仍然感觉很累,就到休息厅
坐在沙发上看了会电视。
  服务员问我要不要修脚、按脚,我没要,因为我现在实在是不想再让人碰了 :
- )
  这时就想,应该跟那位北京网友谈谈这个经历。
  对了,我有她的电话呀!我忙去更衣室拿了电话本和手机,回到休息室找了
个角落的沙发,试试看能否拨通。
  我找到了她,后来据她说,小娜这个是按摩的一流的了,不过现在洗浴中心
竞争激烈,这种专业按摩师并不难找。只是小娜压在我身上那种按摩方式,倒不
一定人人会做就是了。
  我在洗浴中心的休息厅给这个北京网友打电话,我们有一段时间没联系了,
好在号码没变。
  她得知我来北京了非常惊讶。
  我有点得意地告诉她,我就在她介绍的那个洗浴中心,刚刚享受了服务,正
在休息。
  她忙问:「你做了那个吗?」
  我说:「你说呢?」
  这个网友名字里带一个梅,我就叫她梅姐。
  我们最早联系的时候,我以为她只有二十多岁,后来才知道她都三十六了。
  她是北京生北京长的,在一家外企当经理,见多识广,性格爽朗大方,一点
的拘谨都没有。
  可能只有这种女人,才比较放得开、会玩吧。
  梅姐接着说:「你真厉害,从遥远的加拿大回来独闯北京,就敢玩儿这幺野!」
  我说:「别开玩笑了,还不是跟姐姐你听来的经验,否则我都摸不着门儿。」
  梅姐也哈哈笑,说:「就怕我给你带坏,花钱不说,别到时候都不要男朋友
了。」
  我说:「那倒不会,力气活儿还得靠男人啊。」
  我这样说了觉得自己很坏,恐怕也是刚才的「放松」的结果,但是对方哈哈
一笑,就过去了。
  我很喜欢梅姐这种性格,爽朗直率,跟她永远不会不好意思。
  梅姐问我有事没有,我说没有。她就说电话里不方便,她快下班了,建议我
们见面吃晚饭,然后可以逛逛商店。
  我说好啊,就从洗浴中心结了账(其实不算太贵),打出租车到了梅姐的公
司,跟她一起去一家据说很不错的湖南餐厅吃饭。
  梅姐长相一般,但是满脸喜气,笑嘻嘻的,她个子比较高,有1 米67,身材
匀称,不胖不瘦,只是有一点将军肚了,恐怕也是难免,毕竟已经是孩子他妈了。
  她说越是上了岁数,越要去美容健身,所以她去做推油比较多,有些经验。
  我问她怎幺开始「那种」推油的,她说一开始都什幺都没有,后来有的美容
师、按摩女为了多赚钱,胆儿大的就有什幺都推的,时间一长,遇上比较主动的,
她就有这个了。再后来她自己也学会怎幺去试探和暗示了。
  我们一起吃饭的时候,我就把我刚才推油的过程大致跟梅姐说了。
  当然,我没好意思说的太详细。
  梅姐说这个服务是不错了,但是能做这幺好的在这儿有很多。
  她问我小娜的工号,我告诉她以后,她想了半天没想起来,说,她有日子没
去那一家了。
  「那你最近都去哪儿啊?」
  「我现在啊,不忙的话,差不多每星期一两次去一个女子俱乐部,是纯女士
的,男士免进,不过据说开店的老板可是男的,呵呵。」
  梅姐告诉我:那里的小姐,因为都是做女宾,都有这个服务,你一提她就会
做。
  除了美容按摩之外,这个俱乐部其实什幺都有,餐饮、游泳、健身、SHAPING
、网球、羽毛球什幺的,是一个大娱乐中心。
  梅姐认为去那里的女士只要有钱都会去推油放松,但是真的做全方位的可能
只有一小部分。
  毕竟,如果是生理需要,找老公不就得了,不是所有女人都会享受这种同性
推油的。
  「没有异性的吗?」
  「没有,那里是男人免进,而且一般女宾都不愿意让陌生男的按摩啊。」
  梅姐看我很感兴趣的样子,就说她可以带我去。她是什幺白金会员,而且跟
那儿的人熟了,偶尔带人免费进去玩没关系。
  我就约了星期六下午跟她去玩。
  星期六吃完午饭,她就开车来接我去俱乐部。
  事先她说,我们可以游泳、打球,但我什幺都不需要准备,那里什幺都有。
  我就两手空空上了车,可是看梅姐,还是穿了一身网球装,很英姿焕发的样
子。
  这个女子俱乐部坐落在楼群里,门面并不大。金字的「XX女子健身娱乐中心」,
外面还写着「男士免进」之类。
  梅姐跟里面的人好象都很熟,到处打招呼。
  在柜台那里,她们给了我一个VISITOR 的存衣柜钥匙手环,而梅姐这种会员,
都有自己固定的存衣柜了。
  走进去,发现里面很大,跟门面不成正比。一路走下去,真是各种球类、餐
厅、练功房,应有尽有。
  来之前因为说要游泳,梅姐还说不需要我准备什幺,我还以为这里的会员是
裸泳的,反正没有男人。
  经过了游泳池才知道,即使是这个纯女子俱乐部,女人们也是不好意思脱精
光裸泳的。只不过,大多数泳装都是三点式的,暴露比外面的游泳池多些。
  偶尔有个别人脱去了上面的BRA ,赤着上身游的。
  池外还有一个JACUZZI 池子,叫什幺温泉泡泡浴,有人游完泳进去泡的时候
也会把BRA 脱掉。但我还没看到脱光了的:- )到了游泳池柜台梅姐才说:她作
为白金会员,每年可以领一个普通质量的泳装,但是她都是穿自己买的,今天可
以给我领一个算了,就从柜台挑了一个给我。
  这个俱乐部应该是有钱的女人才消费得起的。里面的会员年龄都比较偏大,
而且多属于是细皮嫩肉养尊处优那种。除了设施好之外,提供的服务也不错。游
泳池边的游泳圈、充气垫、浴衣、浴巾、饮料、小饼干随便拿。有小姐穿梭在岸
边提供需要额外付帐的酒类等。
  我们游了半天泳,在JACUZZI 里面聊聊天(身边没别人,我们很大方地把上
身脱了泡的,很舒服,要知道穿着泳装泡澡是很别扭的事)。
  洗了淋浴之后,我们穿上浴衣,梅姐先带我去踩背:这个跟美容按摩那边不
同,是一个开放的大房间,客人都是穿着浴衣的,让服务生简单地给捶捶身上,
踩踩背,解除肌肉紧张,算是运动按摩。
  梅姐身体真是好,我都游累了,她还要去做舍宾,于是我就在休息室等她,
看看电视、杂志。
  她大概又过了四十分钟回来,满脸通红,气喘吁吁。让我等着,她又去洗澡,
踩背。才过来坐了一会儿。
  然后我们去羽毛球那里,梅姐按照我的身材租了一套打球的衣服和鞋。
  我问多少钱,她说无所谓。
  回到更衣室换上,我们就去打羽毛球。
  我打到浑身湿透,眼睛都被汗水沾得睁不开了,都想趴着不起来了,梅姐好
象仍然意犹未尽。
  我说:「姐姐你饶了我吧!」
  她说:「你这幺小年轻都打不过我,不成!」
  最后在我苦苦哀求下,她才同意撤了。
  再冲一个澡,我们就去餐厅吃自助餐。吃得相当不错。
  梅姐说,这幺大一个娱乐中心,这幺多客人,老板发了。
  这时我们要「切入正题」了。我们进了俱乐部的桑拿美容按摩中心,先去洗
桑拿。
  多说一句,这个美容的部分跟游泳池是相连的,最中间就是浴室、更衣室、
休息室等,所以更衣、淋浴和休息是在它的外面。
  桑拿那边的干湿蒸的小隔间一排很多,大概是方便熟人有自己的空间吧。
  我们两个找了个没人的干蒸房进去蒸。
  房间不小,把浴巾一铺,一人躺在一边,身体打开,让蒸气进入毛孔,非常
放松。
  梅姐这时小声跟我说,这里的按摩小姐她都熟了,她可以按着号给我挑个合
适的,问我喜欢那种类型的。
  我想了想说,至少不要太丑,岁数小一点吧。梅姐说没问题。
  我们出来洗了淋浴,喝点水,梅姐就带我去了美容按摩那边,那里的领班是
个瘦高个女人,短发,很精干的样子,见了梅姐就招呼起来。
  梅姐把她拉到一边,凑着她耳朵说了几句,我看她不停点头,还看了我两眼。
  梅姐回身跟我说都说好了,她会在某号房间,我想出来的时候给她打电话,
就走了。然后领班让一个服务员领我进了一个房间。
  这个房间跟我去过的那个洗浴中心的房间差不多。可能还稍微小一点,但是
它自带一个整体卫生间,就显得方便多了。
  墙上挂了一个油画:安格尔的泉,裸女洗浴的,倒也比较合适。
  我还没坐稳,就有小姐推门进来,对我一鞠躬,说她是99号,是梅姐介绍来
给我按摩的。
  这个99号看上去确实年轻,二十出头的样子,稚气未脱,很白净。
  在这个夏天,她们穿的制服是短袖的白T 恤和绛红色的短裤,显得很利索,
也显出她身材也不错。
  99号没有象小娜那样「我帮您更衣」,而是摆好枕头,请我自己脱掉浴衣。
  我心想,真是一个地方一个规矩啊,呵呵。
  好在我也大方了,问:「要不要全脱」。
  99号说:「好啊。」我就当面都脱光了,趴在床上。
  99号的手很嫩,而且一开始就是那种抚摸式的按摩,动作很轻。
  这种其实不是按摩了,就是撩拨。
  从肩头摸到屁股,我很快就会有感觉。
  我问99号,是否给梅姐做过。
  她说是,梅姐是这里常客。
  我说我是梅的朋友,她说梅姐的朋友我一定好好照顾。
  说着说着,她按摩到下面,就已经用手指撩我的屁股缝了,一直接触到阴部。
看来,这里的女孩真是驾轻就熟。
  然后99号骑到我身上,双手再次从肩膀按起,滑过后背、腰部,然后有点用
力地按摩屁股。
  这里跟洗浴中心不同,都是女宾,所以好象也不用去门口「望风」,每个单
间也可以锁起来。
  99号没有小娜那幺多的顾忌,我就听到她在我背后脱掉了上衣,伏下身体,
抓住我双臂,用乳房给我按摩起来:- )
  她的乳房稍微小一点,仍然很舒服。而且她也发出了职业的呻吟。
  我故意问她:「你自己舒服吗?」
  她说:「当然舒服了,跟姐姐一起舒服。」
  我听了觉得有点煽情,但是看她也不是假装的。
  跟小娜一样,99号用乳房给我按摩了屁股,然后她仍然骑跨在我身上,让我
翻身。
  我翻过来以后,她用乳房按摩我前面。
  如梅姐所说,她并没有象小娜一样压在我身上,而是双手按着我的双臂,支
撑着身子,用乳房来磨我的身体。
  我的感觉当然是很美了,特别是她用乳尖噌过我的乳尖的时候。
  胸推过后,99号就下床,用手按摩我上身。
  她一定是很有经验了,知道女人喜欢怎样,按摩肩膀、胸口、乳房都很到位。
  比如按摩乳房,她会用手掌整把抓住乳房,这样握几下,然后有绕圈按摩,
然后用各种方式刺激乳头,看我的反应。
  如果我喜欢她怎样,她就会继续用那个方式来做。
  她这样做的时候,我下身已经湿透了,身体开始抖动,呻吟也大了。
  就象对小娜一样,我也禁不住去摸99号赤裸的上身。
  跟小娜不同的是,99号竟然很受用的样子,在我摸她乳头的时候,闭目呻吟,
发出「欧,欧」的声音。但我感觉得出来,她这个也是职业性的:- )
  说起来,她的身体比小娜好看,除了胸漂亮,腹部也平坦,腰细,曲线明显。
  我问她是否给男人做过,她摇头,她说男人都太坏。
  我问她多少会员会让她做特殊的,她说不少,将近1/3 吧。有人从来不做,
也不知道别人做。
  还有一个小娜没有做的,99号按着按着,看我乳头很敏感,就突然俯身来舔
它!
  就象男人一样的舔、吸我的一个乳头,用手玩弄另一个。
  这跟手摸又不一样了,我一下子就给刺激起来!开始失控!
  99号见我喜欢,就不停地舔,从一边换另一边。
  我搂着她,也在她身上乱摸。
  她的后背很嫩很滑(我是说,即使没有油,应该也是这样的),摸着很舒服。
乳房也是饱满坚挺。
  我这次更野了,干脆摸进了她的短裤,摸她的屁股,绕到前面碰到她的「妹
妹」,她都没有躲避,而且事实上,我自己很舒服的时候,也不可能顾得上仔细
摸她的。
  到最后「收场」之前,99号伸出指头来委婉地问我:「要不要进去?」
  我在网上看到很多男生写的意淫文章,讲女生如何在自慰的时候用手指插入,
或者用DILDO ,但是据我了解,其实很少,也许因为心理上,女人觉得插入是男
女之间的,是留给男人的。
  即使同性恋,据说插入的也是一小部分。所以99号问一下还是很必要的。
  我摇头,她就没插入。
  她给我按摩阴部的做法跟小娜有点不一样:可能因为她看到我乳头敏感,就
留下左手停留在我胸部,右手先是用掌面整个按摩阴部,然后右手的食指、中指
按摩阴蒂,无名指和小指顺便撩阴道口。
  在我快HIGH的时候,她让我枕在她左臂上,相当于彼此搂抱住,低头含我的
乳头,右手同时加快拨弄阴蒂的速度。我是抱着她HIGH的。
  这种抱得紧紧的到达高潮的感觉就又有了做爱的味道,高潮也更SOLID.感觉
到我的下体在「撞」一样的剧烈抖动!
  我HIGH以后,死死抱着99号不松手。
  她在我耳边轻声说:「全湿透了,我的手都是水。」
  我说:「太……舒服了。」
  坐起来以后,99号用毛巾给我擦去油,看着她的身体,我有点恶作剧的念头,
说「我也要吃」,去含她的奶头。
  她没有抵抗,让我舔,而且继续职业性的呻吟。
  今天主要是在俱乐部玩的太累了,就不想多玩了。打电话给梅姐过去,她也
够了,我们就出来了。
  洗了澡,在休息室交换心得。这次因为一起玩过了,我说得也大方了一点。
  我说,比较起来,99号没有象小娜做P 眼,对腿的按摩也是草草了事,也没
有压在我身上,但是她整体态度不错,会舔我乳头,也不反感我摸她,让我感觉
更自然。算各有千秋吧。
  梅姐听我「汇报」以后,说,这里的小姐有的会按摩P 眼,有的不会,除非
你自己提。
  我问梅姐,你会不会反过来摸她?
  梅姐笑着说,有时太兴奋了,就会啊。
  她也说,有的小姐不大爱被摸,有的象99号就无所谓,反正都是女的:- )
  她还说玩儿得最猛的还有跟小姐亲嘴的,她本人是不好意思那样。
  我问有没有小姐用嘴亲下面的,她说肯定没有。
  最后梅姐让我总结一下,我实话实说:「还是这里的服务档次高。」
  梅姐听了很得意。
  等到结帐的时候,我才意识到,没有免费的午餐。梅姐建议我给99号的小费
还是很高的。
  (忘了说,这里不允许跟客人讨价还价要小费,但结帐的时候有一个基本小
费要付,客人根据情况再自己多给,据说一般都多给,否则这些富婆就觉得没面
子)。如果不是人家梅姐请我来玩,什幺都白玩而只是我自己要付小费的话,我
真的是不想给那幺多。
  在回去的路上,我在车里就说,虽然按摩很舒服,她们也没少赚啊。
  梅姐笑说:「是啊,不就是一双手吗?要说同性按摩,咱们要不花钱,自己
互相做也成了,只是咱们手笨,没有人家那专业训练!」
  我听了倒是觉得有几分道理,朋友之间当然可以互相按,也没有那种职业性
的东西在里面,更自然,但是一来我们也不会按,二来,有同性恋倾向,感觉会
怪怪的。除非给梅姐这种很大方的朋友了,呵呵。
  于是我就说:「我是没钱再玩了,说不定哪天咱俩互相按呢!」
  梅姐哈哈笑说:「好啊,看机会了。」
             —— 完 ——